?白螺湖畔的雨聲

2019-09-20 09:41:06 青海日報   李海孌

夜聽驟雨UUW中國藏族網通

置身于海拔3600米以上的地方,獨坐在白螺湖畔賓館的飄窗上聽雨,是初到河南蒙旗的我收到的一份厚禮。UUW中國藏族網通

天空鉛云密布,窗外大雨如注,白螺湖的上空布滿灰黑色的云,風使六月的河南縣寒冷逼人。被驟雨打得面容失色的白螺湖,泛起層層漣漪,雨使湖面失去了安寧與嫻靜。房間內因為有暖氣而溫暖舒適。采訪組的其他老師在“掀牛九(一種撲克牌的玩法),”我則坐在飄窗上,安靜地觀賞雨幕下的白螺湖。這湖與梭羅筆下的瓦爾登湖不同,瓦爾登湖四周是森林,而且湖畔住著梭羅,一位美國的作家、哲學家和思想家;與杭州的西湖也不同,西湖畔垂柳依依,桃花妖嬈,西湖有斷橋,有許仙和白娘子,還有蘇小小。在白螺湖畔,這些都沒有。UUW中國藏族網通

此刻,我之所以能夠坐在離省城很遠、海拔相對較高的白螺湖畔,是為了追隨一位已故的優秀共產黨人的足跡而來的。6月17日晨,采訪組成員從海晏縣出發,經過400多公里的長途跋涉后,于傍晚時分抵達青海省東南部、九曲黃河第一彎南端的這片神奇大草原。這片草原上的先民,主要是13世紀元朝軍隊的土默特達爾吾部、明朝的土默特火落赤部、衛拉特蒙古和碩特部及土爾扈特部。公元1636年(明崇禎九年),原先住牧在烏魯木齊一帶的和碩特部首領固始汗率部突襲青海,其第五子伊勒都齊之子達延博碩克圖濟農為加強統治從海北率部南遷,自公元1652年(清順治九年)歷經十多年到達河南地區,并將原先住牧在這一帶的土默特達爾吾部、土默特火落赤部并作自己的部眾。這片豐美的土地令蒙古族英雄固始汗流連忘返,從此他的后代在青海定居繁衍。后清政府將蒙古人居住的地域分為29旗,河南為首旗,他的后世子孫察汗丹津被清政府封為“河南親王”,在歷史上共延續了十世。扎西才讓成為第十世親王即末代親王。河南蒙旗草原作為青海省最豐美的草原,世代養育著善良純樸的蒙古人,使他們在這片熱土上幸福地世代繁衍,創造美好生活。白螺湖就是勤勞智慧的河南人為遮蓋因被挖開的巨大沙坑而誕生的。河南也此因誕生了獨具雋秀之色的白螺湖,使其成為高原眾多縣城中最具神采的靚麗明珠。UUW中國藏族網通

聽雨,置身于不同地方,感覺自是完全不同。UUW中國藏族網通

此刻,我坐在白螺湖畔聽雨,是有別于古人離愁別緒的。這是一個令人愉悅的夜晚,坐在浪漫迷人的湖岸邊,將全身心投入到白螺湖的懷抱里,任思緒在它的胸膛上自由地徜徉。感覺自己已經成為它身體中的一部分,就像那一對戲水的小燕,時而躍起,時而低翔,盡情在白螺湖的胸脯上起舞、親吻、嬉戲。UUW中國藏族網通

忽然間,蔣捷的“泥濘非游日,陰沉好睡天。能來同宿否,聽雨對床眠。”的詩句浮現腦海,那就枕著白螺湖的驟雨甜蜜而眠吧。UUW中國藏族網通

晨起觀云UUW中國藏族網通

昨夜,枕著驟雨入眠;今晨,起身觀賞綺云。UUW中國藏族網通

當月亮還掛在西天等待與旭日約會的時候,我就來到了白螺湖畔。黎明的天空正在飄雨,我卻沒帶傘。微雨蒙蒙,雨中散步也不失為一種情調。于是,不顧是否會打攪月亮與太陽這一對很難相見的情人,我便披著細雨,沿湖岸開始行走。由于澤曲河大橋橫跨南北,因此將白螺湖分隔為東、西兩個湖泊。澤曲河的水從東湖注入,再從西湖排入河內。因此,白螺湖的水是活水。兩個湖泊的造型基本相似,目測,西湖比東湖稍大一些,小山坡、湖心亭,曲折的廊橋,溝通東西湖岸,在兩個湖的北岸均修建有一個半圓形的通向湖內的碼頭,供游人臨湖觀景和散步休閑。UUW中國藏族網通

獨自沿東湖順時針走著,太陽遲遲不肯露出笑容,不過,剛才我站在西湖岸邊,已經捕捉到了一縷他抬頭偷窺月亮時不小心滲出云縫的媚焰,并還不失時機地抓拍下了那燦爛的一瞬間。UUW中國藏族網通

此刻,只見東方的云頭濃重而灰暗,而西方的團團白云下,藍天正在微笑。憑經驗,今天一定是晴天。湖南岸的天空飄著一大片魚鱗白云,逐漸化為一條騰空的巨龍,龍頭向西,龍尾在東,倒影湖中,白螺湖被映襯得十分美麗、壯觀。當我沿著盤旋的小道站在坡頂的亭子內時,東方已經隱約有太陽的光芒從厚厚的云縫里擠出來。我停了下來,面向東方站立,靜靜地,微閉雙眼,讓陽光用一天里最初的溫暖擁吻我。面前有太陽,頭頂懸月亮,這一對晝行夜出的戀人,終于在這個特定的時刻共同攜手,以珍貴的日月精華沐浴著站立天地間的我。UUW中國藏族網通

“在最好的時光,做最好的夢,去最想去的地方。”此刻,白螺湖就是我最想到的地方。UUW中國藏族網通

從東湖轉到西湖東岸時,我遇到了河南特產河曲馬。河曲馬又稱喬科馬,原產中國甘肅、青海、四川3省交界處,黃河上游第一河曲處,故名。河曲馬與內蒙古三河馬、新疆伊犁馬被譽為中國三大名馬。河曲馬體大協調,骨量充實,肌肉較豐滿,關節明顯。性情溫馴,公馬神駿而威武。2010年05月25日,農業部批準對“河曲馬”實施農產品地理標志登記保護。UUW中國藏族網通

兩對馬母子(抑或是母女),母馬在岸邊認真吃草,小馬駒調皮地跳來蹦去,一刻也不安分,一會兒親昵地蹭著母親的臉,一會兒又跳起來騎到母馬背上。清晨的白螺湖,頓時被這調皮小馬駒的童心激蕩得泛起了漣漪……UUW中國藏族網通

一會兒,河曲馬母子被它們的主人一個“拋兒石”驚得“噠噠噠”飛奔向遠方。UUW中國藏族網通

留下我站在澤曲河和白螺湖之間的空地上發了很長時間的呆。放牧人太不解人意,我還沒有看夠河曲馬那威武英俊的樣子呢!這時,濤濤的流水聲已經進入我的耳膜,澤曲河發源于澤庫縣境內山地夏德日,源頭海拔高達4482米,上游段稱曲瑪日河,流到縣城,稱澤曲河。是這條河孕育了白螺湖。UUW中國藏族網通

由于昨夜的一場驟雨,致使今晨的天氣格外晴朗,太陽出來后,空中的云便逐漸散開,天空傾情將胸中那些藍色汁液潑灑在自己的飄飄衣袂之上,藍得醉了白螺湖,也醉了河南蒙旗大草原。UUW中國藏族網通

天空是最出色的畫師,它將白螺湖描繪得姿容絕世,而且在不同時刻,幻化出不同的美景,早晨與傍晚不同,雨天與晴天各異;春與夏不同,秋與冬有別。四周沒有樹,沒有綠色,它卻能讓白螺湖美得直射人心,醉到靈魂深處。UUW中國藏族網通

我在白螺湖畔住了一周,每天清晨圍著湖岸散步,總會遇到不同的意外驚喜,而且,散步時的心境與思索的問題也不同。這令我感到奇怪,也有些難以置信,我怎么會對離我如此遙遠而且是初次遇到的一個湖如此著迷?這是一個多么年輕的高居云端的湖!但愛,卻在心底悄然滋生。多么奇特的感覺,特別是站在夜的湖岸,那種穿透浩瀚星宇的愛便無法遏制。白螺湖,身處云端之上,完全憑借天地間的自然之美而美,它的美撞擊我的心靈。依偎在它的懷抱里,我完全迷失了自己,同時,也使我看到了與以往完全不同的人生景致。真想從此將額頭永遠深埋在它多情的陽剛里。但,我帶不走它,也終究無法做它長久的陪伴,無論多痛,我都必須離去。UUW中國藏族網通

夜風徐徐吹來,卷著草原上的酥油茶和酸奶香味,還有百靈鳥的歌聲,在白螺湖水的漣漪里緩緩起伏。夜的白螺湖畔,除風聲、路燈和滿天的云以外,就只有我。夜色裹著我,大自然溫柔地陪伴著我,愛,便在云端里妖嬈綻放。UUW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加毛吉
相關稿件